第2001章五帝祭坛-太古龙尊-
太古龙尊

第2001章五帝祭坛

    “唤醒了祭坛?”

    魅儿认真点了点头,道:“对,这是太古时期广为流传的一种祭坛,也是很隆重的仪式之地!”

    “有什么用?”

    “某些武道强者在超脱之前留下祭坛,供后人敬仰朝拜,只要达到某种条件,便能从祭坛中取走前人留下来的传承跟好处。”

    “根据这几大祭坛的感觉来看,里面封印着的强者传承十分强大,正如我在外面感应到的五股灵气来源,是相互吻合的。”

    “的确是突破九重天道修为的武者所留!”

    这话一出,袁尊心里也是稍稍一紧。

    且不说那五方祭坛里面封印着什么盖世强者的传承,但这祭坛的出现,跟他刚才使用雷怒九霄肯定是有关联的。

    因为那种武学造成的动静,唤醒了祭坛!

    “触发祭坛的条件,恐怕不仅仅只是主人刚才劈出去的那一剑,肯定还有其它原因,否则,五方没有联系的祭坛不可能同一时间出现的。”

    伴随着魅儿话音刚落,袁尊脚下便的地面便是彻底撕裂,宛若蜘蛛网纹路一般的龟裂以他所在的地点为中心,快速蔓延开来。

    “唰”

    袁魅儿周身皆被一股白光笼罩,娇躯化作兽态,一双麒麟羽翼铺开,光芒大盛!

    袁尊急忙跃上玫瑰麒麟的脊背,一人一兽飞速冲天,行至半空。

    这片被独立开辟出来空间内,地面已被完全撕裂,流沙暗涌,好像能够吞人埋葬一般。

    袁尊暗叫好险,幸亏魅儿反应迅速,化作玫瑰麒麟,不然,他们两人现在已经被流沙给彻底的掩埋了。

    “这就是被唤醒的五方祭坛!?”

    袁尊凝望而去,在那滚滚流沙当中屹立不倒的五大光柱,正在自行雕刻着属于祭坛之主的专属纹路。

    不过三五吸时间,五大祭坛光柱便是凭空散去,偌大的石柱上面刻画了形形色色的纹路,截然不同的人物形象!

    此地虽大,却能让袁尊在这个角度看清五大祭坛的方位所在,当然,望山跑死马这个道理他还是很清楚的。

    除了距他不足百丈之地的那一处祭坛之外,剩下的四大祭坛看似不远,实则却是各个方向的尽头了。

    仰头看着比玫瑰麒麟身长还要粗了几十倍不止的巨大石柱,袁尊暗自惊叹,这石柱上面,或许能够容下成千上万的武者!

    “祭坛上面刻画的纹路十分特殊,需要注入灵气方能解读,这个应该没有什么限制性的条件!”

    魅儿带着袁尊扇动麒麟翼,接近祭坛,示意袁尊把灵气打入其中,这样便可以解读祭坛的来历以及封印了那位强者的传承。

    “嗡”

    伴随着那股灵气的注入,祭坛开始散发着强烈的荧芒,算不上刺眼,但却非常明亮。

    当那些纹路被灵气灌满之后,一副庞大的字迹便从祭坛石柱上面震上了半空。

    袁尊跟魅儿双双望去!

    “一念执狂,蔑视八荒,只手撑天,只手灭天!得我狂气者,以狂踏九天!”

    读到此时,魅儿已经愣住了,袁尊亦是能从她的表现中察觉到,留下这充斥着狂妄之气的祭坛之主,必定是一方极狂之人!

    “主人,我们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怎么讲?”

    “敢说只手撑天,只手灭天,狂便能踏九天的武道强者,魅儿只听说过一个人!”

    它环视这处独立空间,再看另外四道矗立在远方的祭坛,沉声道:“太古中期,霸天十二帝之首的……狂帝!”

    狂帝!

    而且还是霸天十二帝之首!

    听得这话,袁尊已经无法淡定下去了。

    百花谷隐藏着这样一处惊天之秘,就已经让他很惊讶了,眼下,竟然又丛魅儿嘴里得到了霸天十二帝的消息,而且,十二帝之首的狂帝所留祭坛就在他面前,简直就跟做梦一样。

    “的确是狂帝所留祭坛,不过,霸天十二帝只存在于传说当中,他们在同一时间内消失,没有人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虽有人猜测他们已经成为半神或者已经成神,但却无法证实这一说法,祭坛乃武者超脱之前所留,那或是说,连霸天十二帝都没有成功走过求神路了……”

    魅儿语气有些微沉,跟之前那种蛊魅而又慵懒的声音完全不同,袁尊亦能从她话里听出一种明显的失落。

    太古后末之期,八大凶灵求神路失败,天罚降至,变得烟消云散,她侥幸躲过一劫,藏身冻骨荒原,分离魂体而苟活。

    没想到,连在太古中期,威名显赫的霸天十二帝也失败了……不过,他们的失败,却要稍稍强于八大凶灵,至少还有完整的祭坛留下。

    求神之路,究竟多难?

    至今为止,踏上求神路,成功掌控神息之力的武者寥寥无几,就连人人都以为求神成功,一起消失在了九天世界上的霸天十二帝,也只是一众武者的臆想罢了。

    如此之高的失败几率,魅儿自是有些失落,因为那霸天十二帝的闻名跟实力,并不弱于八大凶灵。

    加在一起一共二十位武道巅峰级别的强者,结果却都以失败告终!

    她所向往的神境,何时才能如愿?

    “武道路漫漫,何人不求神,现在想想,这句话还真是讽刺啊……”她一声叹息,再无心事。

    袁尊拍了拍玫瑰麒麟的白鳞,淡淡道:“有人成功就是好的,这个过程中,虽有无数的失望跟挫败,但若没有追逐的目标,距离神境可就更加遥远了。”

    “我之前还没有彻底弄明白,九天世界,武道巅峰之外,所谓的神境究竟是什么,武者挤破头的追求了又是为了什么。”

    “但我现在似乎有些明白了。”

    “武者追求巅峰,成为人上之人,这是使命,你不追求,自然会有别人追求,我袁尊不喜欢被别人压着,所以才要变得更强!”

    “没有实力,恐怕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住,何止武道漫漫,人生也漫漫,总不至于活的像个行尸走肉一般。”

    “我不光要成为巅峰,还要成神!”

    魅儿回神,咿呀一笑,回道:“主人有这种想法是正确的,君不为其求,他人不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