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趁火打劫-太古龙尊-
太古龙尊

第215章趁火打劫

    暗劲雷凰带着的无尽雷光,同样是在门凯的身上闪烁了几下,随着那倒飞出去的身影而变得恣意散去。

    砰的一横落地之后,门凯口中狂徒了几口鲜血,脸庞变得苍白无比,眼眸下方的那一道剑痕,也似是在此刻更为的狰狞。

    看着被凤凰蛮击溃败落的门凯,牛飞四人心里咯噔一声,眼中惊骇慢慢浮了出来。

    趁着他这短暂的回头时间,牛豪的shou法身手段,一下子便将他跟石头一样的撞飞了出去,身体涂擦着地面滑出了至少千米的距离。

    那lang狈的身影跟场面,甚至要比门凯更为的惨烈。

    “玄龙梭!”

    袁尊控制好手上一丝jing神力,五枚玄龙梭也是在此时飞快的冲出袖口,化为五道漆黑如墨的箭矢,疯狂的奔袭向了门凯。

    眼看着玄龙梭愈发的逼近自己,他却无法做出反击手段,门凯额头上,顿时便有着豆大的汗液冒出。

    被雷电焦灼之后,让他的反应速度变得要比之前更为缓慢,光是抬手这一个小小的动作,也需要浪费很大的力气。

    这种全身被灌了铅水一样的感觉,莫说是施展出防yu手段了,恐怕连一道星辰光盾,他也无法成功的凝聚出来。

    “啪,啪”

    空气中接连传来了五道声响,跟着就有五道血柱从门凯的双tui上喷洒了出来。

    随着那血柱的喷涌而出,门凯五官则是变得挣扎而又扭曲,恐怕,之前也从未感受过这种程度的痛苦。

    袁尊实在心狠,居然把五枚玄龙梭全部刺入了他两tui上的重要穴位,而且正巧划破了大动脉,导致血液liu失严重,头顶灌下一阵晕眩。

    “你再说一遍刚才的那句话!我没听清楚!”

    在门凯的身旁落下,袁尊将玄龙梭收回袖口,颇有些不shuang的对着他喝道。

    被这种剧痛加身,门凯脑中早是一片空白,哪里还有了斗嘴的想法,被凤凰蛮的余威所bo及,竟是让他这个一品通月境连最普通的止血都做不到。

    “袁尊,洛河武院乃是青阳帝guo第二大院,你居然敢在狩猎场里对我出手!?”

    被他这话逗乐,袁尊仰着头,大笑了几声,脸se逐渐变得冷彻起来,道。

    “你这头蠢货倒是挺有意si,失利之前,装的跟头驴一样耀武扬威,失利之后,却像头猪一样的打着洛河武院的名号寻求庇护。”

    稍一停顿,袁尊那冷嘲热讽的声音也是再次传了过来:“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都会呈现在狩猎场外的星辰光幕上,我既然敢对你出手,你以为我会害怕被洛河武院的导师看到?”

    “威胁人都威胁不到点子上,若是留着你,只会让更多人笑话而已。”

    门凯一愣神,一张苦瓜脸变得更加难看起来,知道自己利用学院名头的威胁无果,再说下去,反而只会让洛河武院更为的丢脸罢了。

    他紧闭着嘴巴闷哼一声,道:“狩猎场nei的规矩,你想要杀我,可就得交出整整一千个积分!若是交不出积分,下一届的狩猎赛,你们璇玑武院可就完全失去这个资格了!”

    袁尊摊了摊道:“有句话,我得还给你,把一千积分浪费在你这种废物身上,岂不可惜?”

    从他话里听出了些留手味道,门凯紧悬着的心,也是在此刻沉底的松懈了下来。

    “砰”

    刚喘了几口凉气,一道浑身是血的影子,就被直接扔在了他的身旁。

    打眼扫了扫,被扔过来的这道影子,竟然是全身衣物都被武学撕碎了的牛飞!比起自己,他则是更加的难堪,嘴里的门牙已经不见了踪影,血丝也顺着牙缝渗了出来。

    见他这一lang狈一幕,本来还有些苦水无chu吐的门凯,突然有些想笑的冲动,不过,知道自己现在的一切都会在光幕上呈现出来,他这才把那想法憋了回去。

    “轻轻松松啊!嘿嘿。”

    步天跟褚风笑着的声音传来,两人分别把手中拽的两个武者死狗一样扔在了地面上。

    两人身上虽然也都受了些轻伤,却不知要比趴在地面上喘粗气的那两个武者好了多少倍。

    被毫不留qing便扔在地面上了的两个洛河学院新生,嘴里发出了杀猪一样的痛苦哀嚎,若是仔细看去,两人的手臂皆是有些扭曲,一副被折断了的迹象。

    “牛豪,你想品尝我的手艺,怕是没办法实现了啊,哈哈!”袁尊舔了舔嘴角,并没有三人想象中的那么兴奋,而是颇为平静的笑着说道。

    步天跟褚风的真实水平,虽然看不透猜不着,袁尊心里却是十分的明白,至少,他们要比一般的九品通月境更强,赢得毫无悬念可言。

    “切,你们四个大男人倒是粗鲁,愿赌服输,今天的晚饭,就由我一人全权负责了。”

    韩碧池颇为无奈声音从一边传来,轻微拍了拍手掌。

    不见跟她作zhan的那个洛河学院武者,袁尊也是一毛愣,不解问道:“人那?”

    “后面吃土那,如果运气好的话,他应该还没有死吧!”

    见她浑身无尘的赢了一个一品通月境的武者,竟然表现的这么淡定,四人纷纷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后方。

    那被她拍在山腰上倒挂着的那个武者,体nei尚有一吸存在,虽然没有丢了自己的xing命,八成,也是伤的不轻。

    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袁尊五个人竟然就轻轻松松的zhan胜了他们,没有一个人例外!

    门凯窝了窝嘴唇,被一股怒气憋的有些发紫。

    tou鸡不成蚀把米,这次的行动,可真是丢人丢大发了,如此夺人眼球的场面,恐怕用不了多长时间,连整个青阳帝guo的人都要有所耳闻了。

    洛河学院想要抢夺璇玑武院的一枚四阶下等妖晶,却是只用了半个时辰的功夫,就以失败而告终,五个学员,三个一品通月境,皆是被打成了重伤。

    袁尊对着门凯五人gou了gou手指头,一副冷漠的表qing。

    不知所云的五人,脸se难看的对视了一眼,不知他这是何种意si。

    “拿过来吧!”

    门凯心里一紧,急忙把自己戴着纳戒的左手往后收了收,抱着些侥幸之心的问道:“拿拿什么?刚才的那枚妖晶,不是还在你的手里吗!?”

    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听他还在自己面前装傻充愣,袁尊有些不太乐意了,道:“让我们浪费了这么大的力气,你若不拿出点像样的东西,能说得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