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谁以腥血祭断剑(三)-狐妖之圣人-
狐妖之圣人

169.谁以腥血祭断剑(三)

    人与妖为什么会相杀呢。明明是那么相像。同样诞生于天地之间,同样有着血脉相承,生生不息,世代相连

    或许是为了生存?不相杀就不能生存?既然这样那为人与妖牵线搭桥的苦情巨树与涂山狐妖又为何存在。既然这样,那他又为何存在?

    或许是人与妖都想要创造自己认为的完美世界?人的完美世界中妖不存在,妖的完美世界中人不存在相互不存在的完美世界相互矛盾,矛盾的世界激化无可调和的战争

    为了避免与妖接触,洛晟来到了远离战场的王权城。

    为了避免与人接触,洛晟收敛了所有气息,将自己囚禁在像囚笼般的房间里独自忍受心魔给他带来的心理摧残。

    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当时刻来临时他就悄悄离开,不会引起任何的注目而悄然完成这次出行。可是谁会想到竟然恰好妖怪就封了王权城的路,谁能想到竟然恰好有一位天妖不辞幸苦的来到了王权城,谁能想到在他即将离开之前会有妖怪避过了他的感知好死不死的来到了他的面前

    一道巨大的蓝色光束从眼前的妖怪眼中喷薄而出,带着无上威能与破坏之力的光束蛮不讲理的挤入了洛晟的眼眸,然后在洛晟还未做出有效的反击之前重重的轰中了洛晟。

    尽心尽力所记载的记录在空中散成了毫无逻辑结构的乱页。每一秒,每一刻,每一个时辰,每一天所有事情的先后顺序全部打乱,最后混成了一团。

    “轰!”洛晟被光束吞没。连绵不绝的街道亮了起来,整条大街都被光速贯穿,街道崩碎,阁楼倒塌,阻挡在这条光束之前的无论是人还是妖尽数化为了灰烬。在这阴暗的天空之下,一朵荆棘之花在街道之上绽放。随后又逐渐凋零。

    在光束的尽头,洛晟孤零零的矗立在已经崩碎的大街之上,身周的景象已经化为了乌有,手中的剑身烫得发红,似乎再多触碰一下就要像水一般化掉,防止住了光束却始终没有挡住冲击力,即使他的**强度已经远超同级修真者,但最脆弱的内脏依然受到了重击,仅仅只是一击就让他快要不行了。

    “叮!”

    在被贯穿的街道尽头突然再次亮起淡蓝色的光,洛晟一咬牙用尽全身力气驱动自己已经遭到重创的身体闪开,刚一闪开淡蓝色的光柱狰狞的吞噬了他之前所站的位置。强大的牵扯力就似饕餮把附近的一切事物吸入光束中然后绞杀成了灰烬。

    脆弱的街道被无情的第二次贯穿,血,泪,雨,混作一团。

    洛晟在大街小巷间飞快的穿梭着,试图甩开那种令人心悸的锁定感。银白色的雷光在身后几乎托成了一双长长的羽翼。羽翼拖着他在城中不断闪烁出现。如同空间跳跃般的速度,可以让所有攻击都无法触碰他丝毫。

    然而在绕过一个街角之后那只独眼妖怪的身影却猛然出现在洛晟的视野中。

    洛晟瞳孔猛得一缩,可是那只独眼巨妖的眼中已经亮起了下一阵诡异的淡蓝色光芒。

    “轰!”来自天妖的第三次攻击再次在王权城中轰响。和之前一样的场景,所过之处万事万物尽数毁灭。

    在光速带流光之中,一把剑突兀的斩出,洛晟显得狼狈不堪,但还是一剑斩了出来。一咬牙,瞬间近身用尽全力砍向面前的妖怪,锐利至极的剑意直冲巨妖的独眼。

    “叮!!!!”

    就在一剑一妖快要接触之时洛晟与独眼妖怪之前仰起绵延千里的妖力屏障。然而在锐利无比,可斩山河的剑意之下这看似威武的千里屏障却被层层削减。

    这个天妖有点比想象中的弱?在溅起的光辉之下,洛晟看见了那独眼妖怪的脸,眼前的独眼巨妖面目狰狞,鲜血如泉喷涌,那只巨大的独瞳不满了猩红色的血丝,可怖的凸起似乎随时会爆开一般。

    比起洛晟,眼前的独眼妖怪更像是被天妖攻击了。洛晟一愣,眼前的妖怪不是天妖?或者说是天妖附身?

    下一秒时间仿佛停滞了,独眼妖怪眼中闪过一一道诡异的光芒,大量的妖力向眼中汇聚。洛晟一惊,剑一挥准备闪开,然而他惊奇的发现长剑竟然被死死固定在了妖力之中,无法拔出。

    眼前的妖怪缓缓抬起头来将洛晟举到高空,眼中的光芒越来越凝聚。高手交手胜负就在一念之间,就因为这小小的耽搁洛晟几乎无法躲开这一击了。

    “躲不开”

    洛晟一咬牙,全身上下每一个部分,每一丝能量全部专注于防御。

    “轰!!”

    一声巨响传遍王权城,这一次仿佛是憋足了劲,如同日月光辉降人间,将整座城市点亮。城市中人,无论是在大街小巷中逃窜的,在河堤拥挤的在船上庆幸的,所有人无不抬起头来望着天空,在天空,有一道从王权城中冲天而起的光柱大放光芒。

    洛晟被光束高高的冲起,长袍被撕扯得破破烂烂的,手中长剑死死的挡住了光束,让这道威力巨大的光速没能穿透他的防御,但是很奇怪为什么他会挡住了啊

    来自天妖的攻击有这么容易被挡住?光束的攻击力与第一次攻击的力度也弱了不少,根本不像是天妖所拥有的攻击难道是

    洛晟浑身一颤,只觉得汗毛倒竖心中的警钟不断敲响提示着他极度危险的信号。他一剑劈掉面前的光束然后猛地在空中转了一个身位。火红色的云映入了漆黑的双眸,就似湖泊上下的倒影,下一刻猩红色的光束射破了厚厚的云层,从天而降。

    这一幕,王权城的百姓们很熟悉,在早一些的时刻一道同样的光芒如神罚般从天而降,要处死保护他们的年轻的王权世家弟子,而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

    可是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从天而降的光茫在半空中就停了下来,好像是被人挡住了有人在和天妖战斗!而且还能够挡住天妖的一击!

    天空之上,待到猩红色的光芒散尽,洛晟停在了半空中还保持着防御的姿态。此时此刻他手中的剑已经融化了,折断成了两段。

    “噗!”历经艰辛的少年终于忍受不住,一口热血喷涌而出,浑身上下气血翻涌,他颤抖的用力捂住自己的胸口。

    “扑通扑通”炙热的心脏跳得厉害,就仿佛要从胸口里跳出来。

    他抬起头来看向阴云之后,厚厚的云层上他又看见了一只巨大的眼睛,同时还伴随着强大的令人窒息的妖力压迫,如同整片天地向你压制而来。这个天妖竟然是有两个身体,城中附身了一个,而天上还有个真身。